小米的財富金字塔

一家公司,不斷有人帶著夢想前來,有人流著淚水離開,才是有未來的公司。

公眾號:晚點LatePost

張珺|文

宋瑋|編輯

上市來了,鈔票來了——緊隨其后的是失望。

此時此刻,距離小米集團(01810.HK)上市9個月,距離員工期權解禁已過3個月。但你很少在這家2萬3千人的明星公司聽到性感的暴富故事,大部分員工的心臟綁著小米市價一路跌落——從上市前高喊的千億美金,到上市時的518億美金,再到現在的358億美金。

一位互聯網部門員工打趣說,有位工號300多的“大股東”,上市前本來已經準備休個長假,后來股價腰斬,又重新回到一線寫代碼。

《財經》記者曾走訪小米總部對面的鏈家店。一位中介說,上市前不少小米員工跑到附近高端小區橡樹灣看房,但上市后股票完全被套住了,一個人都沒回來買。

與此時蕭條形成鮮明對比的是,這名中介說,小米曾在2015年組織員工集體團購了橡樹灣的一整棟樓——萬橡城5號樓。這棟樓全都是185平的精裝修大戶型,總共32戶。

2014年到2015年是小米最受矚目的時候。當時小米組織過一次股票回購,估值450億美元,是彼時全球估值最高的未上市科技企業。但只有為數不多的員工愿意出讓自己的股票。

一位小米設計師當時賣了一部分股,買了輛“騷藍色”的蘭博基尼跑車。一名小米離職中層回憶,這是他在小米見過最張揚的車。上市后,記者在小米五彩城地下車庫里看到,這里停放了7輛特斯拉,并配有6個專用充電樁,但再也沒有出現過蘭博基尼。

上市后的企業在第一年往往會面臨“第三季度陷阱”,這時員工期權解禁,有能力的跳槽離職,沒能力的缺乏奮斗動力,內部流動性和不穩定性加劇,資本市場信心透支。這是最考驗公司的時候。

小米的故事最具代表性。這里有一幫理工男,他們很多是大學剛畢業就加入了這家公司,他們既樸實、單純,又足夠幸運,但他們可能缺乏系統的財富觀教育,當面對撲面而來的財富和隨之而來的失望,會變得手足無措和迷茫。特別是當老板給出的預期過高,員工內心落差也最大——上市當晚CEO雷軍承諾要讓首日買小米股票的人賺一倍。

這是一個完完全全關乎金錢的故事,但這也不只是一個金錢故事。

不安的富翁

小米在2010年向員工開放過B1輪融資,早期56名員工參與認購股票,普通員工上限為30萬元人民幣。這批人大約是小米聯合創始人和高級管理人員以外最富有的人。和有著成熟金錢觀、本已財務自由再創業的高管不同,他們代表了小人物一夜暴富的故事。金錢倏忽而至而又驟然減少,對他們內心的沖擊是最大的;

以30萬元人民幣認購上限和2.5億美元B1輪估值計算,如果小米IPO市值為千億美金,這筆錢會翻400倍達到1.2億元人民幣,他們將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億萬富翁;以小米上市時市值計算,這筆錢大約為6200萬元;但經歷大半年的股價下跌,其賬面價值縮水到4300萬元上下。

我在2010年小米創立時加入公司,是前50號員工,目前是公司中層。(據上述計算他上市可變現數千萬。)

現在我們的股票跌了,我的股票不少,股價一跌就貶值得很厲害。小米剛上市的時候,我還買了百萬人民幣左右的股票,周圍有同事買得更多。這是我們的個人行為,公司上市了,肯定要表示支持。我一股都沒賣,現在賣得越多虧得越多,我沒有任何變現,只能先等一等。

對我來說,上市帶來的變化是接觸了一些之前沒有接觸過的人和事。比如上市之前,包括花旗、瑞士銀行等不少私人銀行都找到我們。以前我只知道把錢存在銀行,當然也許聽說過私人銀行,但是不知道私行的玩法是什么。

我年紀不小了,突然發現社會是一個金字塔,每一層都有它的生存法則,而當我進入私人銀行,我完全沒有經驗。這時會產生相當的恐懼——如果不了解游戲規則,不知道如何理財,錢有可能會變少,萬一搞砸了怎么辦?

但事實上,我算入門客戶,對私人銀行的要求是先保值,有沒有巨大的增值還得靠自己。

股票要是到20港幣-30港幣,我會賣一部分。我希望這筆錢能改善我和家人的生活。我之前看過別墅,最貴的四五百平,沒必要買,住三層下樓拿快遞,吭哧吭哧跑下來不累個半死?搞個小電梯還挺怪異的。要么買小別墅,兩三百平方,但單層面積小。想來想去還是大平層好一些。

外面有人覺得小米員工上市后工作懈怠、大批離職,但目前核心的骨干還比較努力。現在公司還給我機會,我愿意拼命干。上市后公司有了更多的新業務,機會更多了,對我們而言反而是全新的世界。

作為一個從農村走出來的人,我時常會想,我是真的有錢了嗎?我算是居安思危的人,我認為有錢了和成為有錢人是兩個概念。如果不懂理財知識,這些錢不會成為自己的資產,可能有一天就花完了——這是很恐怖的,因為生活不能倒退。

忠誠的老員工

據這位員工了解,小米工號前500的員工期權差異很大,多的能變現4000萬-5000萬元人民幣及以上,少的可能200萬-300萬元及更低。

一位基層員工告訴《財經》記者,他身邊有位工號300多的中層,上市可帶來的總收益大約是300萬元人民幣。

我在2011年下旬加入小米,是工號前400的老員工,在公司擔任中層,上市可變現數百萬。

我的股票一分錢沒有賣,自己還買了10萬人民幣。我買的時候挺貴的,是上市后股價漲了一段時間又往下跌到17.5港幣買的。我岳父老是抱怨說“這股票不行啊”,我覺得現在解禁了我也不賣,因為小米的價值沒有完全體現。

我剛來小米的時候才26歲,今年是第八年。上市后,我大學同學開我玩笑:“哎呀,你財務自由了。”我說我是“菜務自由”了,買什么菜自由了。

早期跟雷總從金山(03888.HK)來的員工,都是像傻子一樣到小米。放在七八年前,有員工一下子降30%的薪水來創業公司,前途未卜。那時候如果手機沒成,公司真的就死了。有誰愿意放棄高薪來這種小公司?大家背著壓力、背著風險。

我一點不夸張地說,那時候我們早上9點上班,沒有凌晨2點前下過班的。一周六天,干了兩年半。

我來小米之前,一天抽一包半、兩包煙,來小米之后我一天只抽三根。我們一個人當十個人用,根本沒時間抽煙。凌晨一點半了,一個用戶給我們打電話,我們居然有人接,對方都懵了。公司有女領導沒時間陪孩子,只能老公在家里幫忙帶。有人開這個女領導玩笑說,以前覺得自己會成為“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”,誰知道自己變成了那個男人。

公司上市之后,內部有好幾場機構分享會——香港中銀、招商,以及富途也加我微信。中銀專門過來找一些股東講了講私人銀行業務。我們這一場有100來人,對方會告訴大家預期收益,但中間有風險。我聽了15分鐘就撤了,還以為是講解禁后怎么操作,結果發現就是一個廣告會。(據介紹,這些活動是給員工宣講如何進行期權交易和部分員工行權貸款等。)

小米到現在還沒有什么造富故事,我估計得等個半年到一年。我知道的老員工,有的換了一小部分股票改善下生活,比如買輛車,帶媳婦出去轉一圈。大家普遍認為現在體現不了公司的價值。

當然也有悲傷的故事。有位同事在21.5港幣股價的時候買了小米股票,先買了20萬人民幣,又貸款買了30萬人民幣,最后股價跌到13港幣-14港幣他實在受不了給賣了,換成了阿里的股票。這是我見過最高買入的了,本來這筆錢準備首付買房。

我還有幾年正好在小米呆到十年,跟家里人說我湊個整再說。外面有高的title、薪水,我覺得這種機會要慎重,要掂量一下自己的能力。而且,跳槽后的上下級適應、文化適應,這些都是成本。

現在我周圍干了八年的同事基本都在,上市對我們心態沒有太大變化,頂多討論股票漲了還是跌了。在小米呆了七八年的,真的不是特別在乎股票價值,我們已經融到這家公司。

冷靜的職業經理人

小米員工一般分5年行權,前兩年行權40%,此后每年依次20%。這位職業經理人有4萬多期權,由于兩年多離職,可行使期權在1萬6上下。上市時1拆10,即16萬股,目前股票賬面價值約160萬元人民幣;

離職員工可行權的時間原本是離職后90天內(對于2019年1月9日前離職的員工,行權時間為2019年1月9日起90天內);但是解禁前一天小米人力資源部發郵件稱,對于1月9日前離職的員工,行權時間特批延長最遲到2019年12月31日。

我在2014年小米最輝煌的時候加入公司,經歷了2016年的銷量下滑危機后,2017年離職了。我總共有4萬多期權,在公司兩年多可以拿到40%,上市大概能變現100多萬。

我是在公司發展黃金期放棄高薪跳槽來的,在小米受到過重用。這讓我對小米的感情比普通員工要復雜。

小米上市當天,我挺興奮,但是看到價格就不興奮了。我那天在上班,本來想看看股價能不能漲,結果破發了。跌到15港幣時我跑去問前領導:“是不是要賣掉啊?”他說:“不不,別賣,還能漲。”

我加入小米后不久就碰到2015年1月份的年會。當時老雷和董明珠有10億賭約,他在年會上說不需要等三年,我們明年就可以搞定這件事,這10個億他一分錢不要,全部給大家發獎金。那個勢氣,絕對是信心爆棚。當時的小米副總裁Hugo Barra還登臺演出。

那時候你能感受到激情與熱血,員工好多都是米粉。我們有同事家人在醫院生病了急診,同事還在公司扛著,就因為走不開。當時覺得這是個事業,不能掉鏈子。

我認為2016年的下滑危機是從15年開始顯現的。小米Note連著開了好幾場發布會,為什么?賣不掉。小米Note賣不掉、小米5難產,最難熬的是16年底,手機銷量下去了,小米聯合創始人周光平也在淡出,整個手機部開始動蕩,小米電視一度被樂視電視摁在地上摩擦。手機、電視兩條線都不好,生態鏈也沒有完全起來,大家真的挺難受。

業績好大家都是功勞,業績不好到處是責任、是問題。小米基本在2016、17年換了一次血,很多老人走了,來了許多新人。于是,我在2017年上半年提出離職。當初上臺表演的Hugo也走了。

我一點不后悔離開小米,小米股票(除去稅)和薪水加起來沒有我現在公司的cash高。我準備到14港幣-15港幣的時候把股票賣掉,看它能不能到,不過我會長期持有30%-50%。

說實話,我也沒見過誰后悔加入這家公司。有的同事,本來在大公司只是一個螺絲釘,但在小米可以全權負責一大塊業務;也有同事,在小米當商務拓展積累了一定資源后,出去開公司一年能掙上千萬。小米的平臺給了他們在自己年紀不可能有的connection,很多人在小米提高了一個大臺階。但小米工資壓得比較低,我了解的中層年薪基本約30萬到50萬元。

從BAT招一位總監年薪需要150萬元甚至更高,而小米可以招一位高級經理,他有總監的能力,卻只用給50萬-60萬元。過去大家都愿意來,未來呢?

上市的時候老雷說讓當天買小米的投資人掙一倍,有時候我們背地里調侃——最低點的時候不是都快賠一半了嗎?

心態輕松的基層員工

基層員工往往對公司的忠誠度和認同感不強,更看重薪水、年終獎等即時回報;他們可能是公司薪酬最低,期權最低,但加班強度最大,同時公司核心戰略和價值觀滲透度最低的一批人,但這是一個規模龐大的群體。

我2017年才加入小米,是公司的基層員工,上市可變現數十萬。我的期權大約2000,1拆10換算2萬股左右,目前賬面價值大概為20萬元人民幣。

上市當天,我們照常上班,老板們給我們每個人發了銅米兔。同事那天問我買了股票沒有,我說:“買了。”他們問那不是虧了,我說:“沒有,我賣空。”他們罵我“王八蛋”。

事實證明,我做對了,我賣空了70多萬元,賺了30萬。

小米上市沒有外界想象得那么多暴富,我有位同事,2013年校招一直干到現在,上完市就走了。他就換了25%期權,后面的不套了,還是去百度拿好一點的工資算了。小米基層薪水和期權真的給得很少,我們有個口頭禪是“跳槽必翻番”,我們的歸屬感也不算強。

小米在近半年進行了幾次架構調整,現在公司的思路是把一個大業務打散——把原本四個業務部門(電視部、生態鏈部、MIUI 部和互娛部)拆分成10個新部門——很多聯合創始人上升到董事會層級,不負責具體業務,年輕有為的總監上升。這對我們是好消息。

小米以前不設職級,剛開始創業公司還可以,現在兩萬多人,沒職級意味著大鍋飯,無論干好干壞,工資漲幅、年終獎都差不多——去年我了解的年終獎基本兩個月,前年好一點,在兩到三個月之間,漲薪幅度一直是5%。不過去年底全公司已經開始推行職級制度。

上市后,我們加班更多了,壓力更大了。去年10月份,小米內部有默認996出現,之前不會動我們周末,早上9點半上班,晚上8點能下班,現在有些部門晚上10點走還請假。有一天晚上10點53分,有人說他老婆真的發燒,先提前走了。去年10月還開始打考勤,春節之后卡得特別嚴。

就賣空來說,我是個案,公司里并不多見。有人說我年輕,對公司沒感情。但是否有感情不是看賣不賣空股票,而是看每天工作能否為公司創造價值。我才二十多歲,我沒包袱——要知道,感情是感情,錢是錢,價值是價值。

后記

2019年4月6日,也就是前天,小米迎來了自己的九周年。

雷軍曾說“我們的征程是星辰大海”。九年間,途中不斷有人上船、有人張望、有人離開、有人跳海。小米的八位聯合創始人中,周光平、黃江吉已于上市前離職(據了解黃江吉未來會負責小米某新業務),沖在一線的還有雷軍、林斌、王川和劉德等。這些人才是小米財富故事的締造者,也是這個財富金字塔的頂端。

小米過去的9年是漫長的青春期,是戰斗的初級階段。而今天,他們所遭遇的挑戰比過去任何時候都要大,他們對外面臨華為、榮耀前所未有的強勢圍剿,對內面臨上市后股票解禁員工的離職潮,他們還面臨著無時無刻懸在頭頂的資本市場壓力,以及從創始人到高管到員工經歷落差后內心的孤獨和不適感。

文章描述的只是小米一個很小的側面,背后是小米整個組織正在發生巨大變化,從公司體系到人員心態——小米上市后已經經歷了五次架構調整。

這也不只是小米的故事。去年緊急啟動IPO的每一家企業都幾乎嘗到了相似的滋味——截至目前,美團點評較發行價下挫近25%,映客跌57%,閱文集團跌59%。

2019年4月2日,小米宣布最新股份獎勵計劃,獎勵小米299名員工共2246.63萬股股票。以當前股價來算,這筆獎勵總計約2.2589億元人民幣,人均約75.54萬元。而小米招股書顯示,此前小米有超過7000人擁有期權。

而文中四名職級不同、階段不同、年齡不同的員工,他們或忠誠或機會主義,或恐懼或迷茫,但他們有一個相同點,就是都不曾后悔來到過這家公司。

一家公司,不斷有人帶著夢想前來,有人流著淚水離開,才是有未來的公司。

(本文不作為股市投資判斷依據。)


評論一下
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管家婆资料 一肖中特马